心得報告

文/鄭詩菁

會議地點:美國華盛頓特區 
會議時間:101年4月28日至101年5月5日

「美國國際行動志工協會」(InterAction)是美國規模最大的人道援助組織,該協會每年舉辦年會集結來自全球人道援助之非政府組織,分享彼此工作經驗與成果。今年,中華民國外交部NGO國際事務委員會特邀國內各非政府組織推薦一名幹部,並從中遴選11位組成代表團,赴美出席2012年於美國華府舉辦國際年會。YWCA一向致力於培養年輕女性參與國際事務,詩菁承蒙母會及YWCA全國協會的器重與厚愛,受薦參加外交部NGO國際事務委員會遴選,獲得難能可貴的機會代表YWCA參與本次行程。

在為期三天的會議中,參與大會安排的各種大型論壇或小型工作坊,討論的議題相當廣泛,如論及美國非政府組織與政府部門、公民社會之間的關係;兒童經濟安全;世界能源危機等議題。開幕典禮演說中,美國國務次卿Maria Otero便以「美國在全球發展的角色」為主題,討論到美國即便面臨預算緊縮的處境,仍相當重視援外政策的發展,並希望以更有效率的作為因應經費拮据的狀況,同時強調政府與非政府組織間的伙伴關係。因此開啟了本次大會討論的主軸,即政府及非政府組織在國際發展的議題中,面臨著全球性經濟蕭條的挑戰,可以各自扮演什麼角色與定位。例如,強調援助經費更加透明化、效率、責信,而非政府組織也必須發展出新的經營策略、計畫執行模式、組織管理方式等。然而,非政府組織如何在仰賴政府資金挹注維持營運生存,同時維持組織本身的公正及自主性,也不免成為批評者論述的焦點。

國際女權發展現況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個場次,則是以性別議題為主軸,由聯合國婦女署副執行主任Lakshmi Puri女士擔任主講人,探討世界各國性別平權的發展現況。首先,Puri概述該場次討論內容的架構,以世界各國女性在國家中所面臨的挑戰作為開場白,即聯合國婦女署訂定的五個問題面向:教育、經濟、政治決策角色、和平、女性受暴。

會議中,Puri與分別來自阿富汗、埃及、薩爾瓦多的三名年輕女性進行對話,分享女性身處在其國家中的現況。若非她們的現身說法,實在難以想像女性如何「生存」在一個被視為是「二等公民」的國家。以阿富汗塔利班執政時期為例,立法禁止女性接受教育、女性需在男人陪同之下才能外出,強迫婚姻、童婚、婚內強姦、暴力等現象普及,女性對自己的命運幾乎沒有個人選擇的餘地。儘管自2001年塔利班政權垮台,但阿富汗女性不堪丈夫施暴選擇自焚終結生命、女校飲用水遭人下毒、施放毒氣等負面新聞在國際間層出不斷,顯示父權主義其實仍根深蒂固地存在著。然而,這三位年輕女性帶著無比的熱情與信心,積極討論美國非政府組織可以如何結合青年、女性的力量進行社區工作,幫助她們國家女性地位的提升等。因此,儘管女性接受教育的普及率、童婚、受暴等歧視的狀況仍有待改善,三位年輕女性仍是充滿熱情且樂觀地相信,持續朝普及女性教育、強化女性政治決策角色等方向努力,係引領女性走向平權的首要策略。討論結束後,在場與會人士紛紛起立鼓掌,對三位堅毅、熱情的年輕女性表達敬意。

我,服務於台北女青年會,從事婚姻暴力保護的工作,同樣在為提升女權而努力著。因此,聽完三位處境相較於我國更加艱辛的年輕女性的熱情分享後,內心澎湃不已,彷彿是打了一劑強心針,提醒自己:儘管在工作上遭遇再多挫折與障礙,在世界的彼端同樣有一群年輕女性比我更辛苦地奮鬥著!

除了前述集體會議的討論,另外也參加其他小型工作坊。其中一個工作坊,討論的主題是關於投訴機制(complaints mechanisms)的研究。主講人是來自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的責信研究資深專員,她和大家分享了他們所建構的投訴機制,強調投訴機制的完善與否,深深地影響著該機構的責信。首先,需先設計一套正式且確實能夠讓每一個社區成員表達投訴的機制;接著,機構管理者必須將收到大量的投訴在一定期間內有系統地量化分析投訴內容,以求能夠及時且適當地處理眾多的投訴;最後,積極地回應投訴內容所傳遞的各種需求。特別的是,這個場次的主講人較其他場次更重視與在場人的互動與討論,因此主講人設計了兩個案例,並開放在場成員分組進行討論,最後將小組討論的結果與大家分享。透過分組討論的機會,強調沒有標準答案,大家腦力激盪,增添與其他與會成員認識、互動的機會,進而達到相互交流的效果。

在聽完建立投訴機制的場次後,瞭解到投訴機制的完善與否以及機構回應投訴的方式,將深深影響著機構的責信。雖然就目前婚暴保護服務工作而言,較難以系統化地建置投訴機制及分析系統,然而,本場次提醒我應該更用心地傾聽並同理案主的想法,正視案主自決,避免期待以自己的價值觀改變案主。

見證中美外交歷史的建築:雙橡園

本次行程中除參與大會活動外,駐美處更特別安排帶領我們參觀歷代駐美大使官舍-雙橡園(Twin Oaks),席間由吳大使榮泉及領務組王組長志發為我們講述雙橡園的漫漫歷史。雙橡園為美國國家地理學會創辦人赫巴德律師於1888年興建之夏日別墅,因屋前兩棵高聳的橡樹而命名,赫氏膝下有兩女Grace與Mabel,二女婿即電話發明人貝爾,貝爾夫婦亦曾定居雙橡園。中華民國政府在1949年向赫氏家族購得雙橡園的所有權,從此作為駐美大使官舍,也是接待中美政要名流的重要場合。

雙橡園庭園優美,主屋係建於19世紀末喬治時期的復興式建築,周遭樹林圍繞、幽靜典雅,而屋內則是以充滿著東方文化元素的家具、書畫、古物等裝潢,甚至仍保有一張由慈禧太后欽選的躺椅,屋內外東西文化呈現明顯對比之美,似乎也在訴說著中華民國政府與美國外交往來的起伏關係,以及在國際上的特殊處境。二次大戰期間,美國軍方領導人包括喬治馬歇爾將軍以及後來成為總統的尼克森將軍,都曾到此與同屬同盟國的台灣盟友協商;蔣夫人宋美齡女士亦曾在1943年訪美並赴美國國會山莊演說,為國民政府爭取到援助,當時她就下榻雙橡園,也曾多次造訪華盛頓特區,並在雙橡園小住時日。到了1979年中美斷交,我國政府擔心雙橡園落入北京政府手中,我國政府暫時以10美元將之轉讓給美國民間組織「自由中國之友協會」,在短短七天內辦妥過戶,完成法律手續,直到1982年11月再以200萬美元購回。但因外交關係改變,已不能再當官邸。雙橡園在1979至1982年間因無人管理,形同荒廢,歷任代表花了很多心力整理,包括整頓凹陷的地基、重新鋪上木製地板、置入東方元素的裝潢,賦予這座名宅全新的生命。

我們一行人在天氣晴朗的清爽早晨,悠閒地坐在主屋內的宴客大廳,聆聽雙橡園的漫長崎嶇的歷史,以及中美外交關係的起起伏伏,心情相當興奮。又由於雙橡園已列為美國國家古蹟,一般人無法輕易進入參觀,故本次有機會參訪見證中美關係的歷史建築,更備感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