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台灣 YWCA 之演講:2010世界女青年會日

YWCA全國協會陳羿谷理事 翻譯

自傳

2007年,Susan 於肯亞奈洛比獲選成為世界女青年會會長,其不僅係第三位來自亞太地區勝任此一職務之女性,更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會長。基於憲章內容,年輕女性須至少占25%之席次,她以年輕女性的身分,開啟其在澳洲YWCA地方分會的生涯。爾後,她於1997年成為澳洲全國協會執行委員會的一份子,並與另一年輕女性共同被推選為澳洲YWCA的聯合會長,也是百年來首度由年輕女性擔綱會長的職務。兩位會長基於職務,帶領澳洲代表團出席1999年開羅的世協大會。她協助舉辦2003年布里斯班世協大會當中的人權聽證會,且主動參與世界女青年會治理任務小組之章程修訂工作。2007年,她表達對於世界女青年會的願景:

藉由社會運動使年輕女性成為領導者;瞭解各地社群中的女性生命,堂堂立足於世界舞台為女性發聲;實現女性於社會、經濟與文化之權利時,使她們得以開展生命中的精神層面;促進責信;與不同年齡、文化、背景及環境之女性建立關係。

Susan參與並服務於眾多社會組織,包括國際援助與發展、女性人權、協助女性脫離暴力的緊急服務、擔任服務年輕族群的義工,且減少死刑的發生。在專業層面,Susan 為永續發展、城市規劃,與環境法的律師。她也是兩個年幼孩子的母親。

摘要

Susan 於2010年世界女青年會日發表主題演講「女性開創一個安全的世界」,且分享世界各國YWCA如何致力於終止加諸於婦女之暴力,建立和平、繁榮、安全的實例。她將探討各國YWCA的三項要素:義工、財務來源的分享,以及女性引領社會變遷、裨益社群之特質。

簡介

台灣YWCA會長、各位長官、來賓,以及YWCA的會員、義工、幹事與合作夥伴們,早安:

很榮幸能與你們在一起。

首先,我想要向具有遠見與受到啟發的女性們致敬,她們於六十年前為台灣YWCA奠定基礎;也以YWCA的後續世代為榮,因為她們在最艱困的時期承接使命並在美好歲月中發揚光大;和今日YWCA的女性們所造就之貢獻一同歡慶,無論是地區性、全國性與國際性。讓我讚許在座各位所維持的願景、所堅守的信念,以及參與世界女性會員運動的決心。我並感謝未來的YWCA: 明日的女性及未來的世代將會帶著彌足珍貴的 YWCA運動繼續前行。

今日有幸與會並做短暫停留,我想對台灣YWCA的邀請,表達深切的感謝。我拜訪台灣的行程又多延長了一天,在此非常高興地與大家分享這個消息,希望能有機會更加了解你們。

適逢1997年台灣 YWCA 主辦亞太會議,讓我第一次造訪這裡。該會議的主題為「加諸於婦女之暴力」,針對人口販運、家庭暴力、職場性騷擾、人權與媒體之女性代表等議題,大刀闊斧地創設了區域性的行動方案。讓我領略了主辦者的好客與智慧,認識台灣的歷史與民情風俗。而與亞太地區婦女的相遇,無限地開拓了我的視野。你們親切的款待成為我珍貴的回憶。

同時,在此感謝台灣的政府贊助我的拜訪。

我謹代表全球125個國家,結合22000個社群的YWCA向各位問候。 透過 YWCA,各位便能與世界各地2500萬名女性產生聯繫。在城鎮、都市、村落以及鄉間,YWCA的成員們正奉獻心力在杜絕加諸於女性的暴力、抑止HIV與AIDS的蔓延,賦予女性及其家庭在經濟上自立、教育女性、深化女性的性別與生殖健康權、增進女性的政治參與、著眼於氣候變遷、建立公義與和平。

婦女開創一個安全的世界

今天,我們一同慶祝屬於我們的世界女青年會日。共同歡慶女性的領導力開創了安全的空間:免於暴力與戰爭的空間、免於匱乏和歧視、使女性及女孩實現所有潛能的空間。全球女性社群齊聚一堂,肯定我們開創了安全的空間。

當我們談論安全(safety,特指心靈層面之安適)與保護(security,強調實際付諸行動)時,我們並非指機場中有著更多的金屬探測器,也非更多箝制行動或表現自由的法律,更不是男性的保護、父權主義或甚至是所謂的女權主義。我們所追求的是女性個人的保護:安全生活,免於來自家庭、村落、市集、工作場所與國家的暴力。

在加拿大,YWCA 是最大且唯一提供庇護所服務之機構,每年使兩萬名以上之婦女與兒童免於家庭暴力。其將加諸於女性之暴力定位為需要力行的廣泛社會議題,過去十年引領全國性的倡議,以「體系改革創新-超越庇護所的藩籬」之政策改革,及特別關注加拿大境內某些處境最為貧乏的原住民女性。

在尚比亞,YWCA是提供受虐婦女庇護所唯一的組織。位於市中心,提供受虐者免費、不受歧視、隱密的諮詢,以及專業機構之法律建議與參考服務。Sarah 是眾多受惠於YWCA的其中一人:

Sarah 於丈夫過世後受到拘捕。如同許多非洲國家,Sarah因為丈夫的死亡而受到他家人的譴責。他的家人取走了Sarah與丈夫共同積累的物品。歷經挨打與虐待,這家人威脅著Sarah的生活。她被送往警方監管做為保護的方法。她坐牢超過一年。當她出獄時,她與五個孩子團聚。Sarah與她的姐妹暫時居住後,她發現她與孩子們得以在Y覓得安全的空間與正義的伸張。

黎巴嫩的 YWCA 為該國第一個開展非暴力活動的非政府組織,其藉由三項要素: 訓練並選定女性警官及醫師處理加諸於婦女及兒童的暴力案件 (目前所有該等人員皆為男性); 得宜的電視廣播規範以確保節目內容適於兒童;對於早期兒童教育師資進行訓練(幼稚園與初等學校),以查看並適時干預兒童遭遇家庭虐待事件。在貝魯特, YWCA女性急難中心於2006年開始運作;其亦提供服務專線、諮詢、療程、職業訓練、支援團體,以及庇護所轉介。根據去年的報告,有90%的黎巴嫩女性,為曾遭受身心虐待的受害者。在黎巴嫩,女性被丈夫或親戚責打是正常現象,可以想見僅極少數的罪行被記載。家庭暴力的罪行並未列明於刑法中,虐待、惡習等案件係由家庭法規範,在黎巴嫩皆由宗教組織直接處理。正有謂「僅於醫師提出傷害報告時,方能採取法律行動,但成功的機會相當渺茫。」

當我們談論女性的安全與保護時,我們意指婦女的經濟保護:享有免於貧窮的生活,得以選擇工作場所和住居地,不受歧視地於區域、國度家間來去自如。

在秘魯,YWCA為HIV陽性反應之年輕女性提供電腦培訓課程,增加她們就學與就業的選擇,提供安全的環境,使她們免於遭受非難與污名化。 對於全球飽受HIV之苦的女性而言,在職場上不受歧視仍然為最大的障礙。

在馬來西亞,YWCA 職業訓練中心服務十五歲以上、生活環境背景較差的女性,包括居住於YWCA難民收容所的年輕女性,因為她們的家庭充斥暴力。學校接納任何宗教的年輕女性,使來自城市、鄉村、回教、基督教與印度教的女性齊聚,共同享有平等。對一個將歧視植基於憲法當中的國家而言,YWCA的教育方案是近乎革命性的。

在巴布亞紐幾內亞,婦女罹患HIV、遭受家庭暴力,以及文盲等高居世界之冠,YWCA 提供識字教育以改善女性地位,結合性與生殖權利訓練。其中一項識字方案係針對從事性產業的女性,即有85%的人口為文盲且不具備正式的工作技能。

在加勒比海的貝里茲以及孟加拉,YWCA藉由小額低利借款的微型經濟計畫,幫助數以千計的女性脫離貧窮,成立家庭企業。透過社區運作與非營利計畫,YWCA的借貸方案始終關注女性的最佳利益並減緩貧窮。

整體而言,世界YWCA與夥伴團體參與全球化行動-要求保障勞動者的權利、為企業責信的透明化與腐敗的自由商業活動引進公平交易規則,方能最適於環境與人權標準。

當我們談論女性的安全與保護時,我們也意指婦女的政治保護-生活於和平之中。

在日本,YWCA是和平的行動者;他們捍衛日本憲法第九條,拒絕以戰爭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方法且禁止武力復甦。憲法第九條運動係基於過往亞太戰爭期間,遭受日本軍人施以性奴役與虐待的外國婦女。其確保日本憲法第九條並未受到廢除,日本歷史未被重新撰寫,以及日本對於加諸於女性的暴行提出彌補。她們的倡議不僅只於政府的責信;在去年,日本YWCA 針對戰爭期間的慰安婦事件,向韓國YWCA正式提出道歉。

幾年前,我拜訪位於斯里蘭卡東岸小漁村的BatticaloaYWCA。在當地,有著銅管樂隊、戴著花飾的女童,她們特別編寫的曲目誠摯迎接我。8小時內橫越這個未滿200公里寬的國家時,我看到了廢棄的軍營、崗哨、數不清的檢查站、人去樓空的叛軍辦公處、因衝突或海嘯餘孽而遲未修復的毀敗建築物。當地受到戰爭破壞、海嘯襲擊,YWCA建立希望與康復中心:為所有文化(Tamil, Singhala, Burgher)、所有宗教(佛教、印度教、基督教)、所有背景、富裕及貧窮、受過教育或文盲的女性們提供空間,一同尋求和平。其為因海嘯而與家人分離的年輕女性提供住所,為工作的母親照料孩童,為經濟窘困的女性提供職業訓練與微型經濟,為逃離家庭暴力的女性提供庇護所,販售好吃的麵包和貨品。這是和解的紀念碑,是治療身心靈的安全空間。

以全球而言,世界YWCA建立了和平與正義任務小組,去年在巴勒斯坦進行見證之旅,委由該小組對於這個世界上最具衝突的地區提出建議。其目標在強調女性如何於戰爭衝突中受到影響,主動致力於參與、引領和平重建與紛爭解決。我們亞洲區的副會長李萍女士,是該委員會的一份子;我深切地希望這個任務小組積極進取,建構如家庭般的和平。

作為和平與正義任務小組的分支,世界女青年會協助亞洲YWCA領導者們所組成的安排團結之旅,於今年下半年緬甸總統大選後將參訪緬甸YWCA。該等工作,是我們支持民主社會和平轉型的另一種方法。我們相當感謝台灣YWCA願意參與這樣的參訪行動。

女性在環境層面的安全方面-居住於嚴肅看待氣候變遷所造成的衝擊,且極力反抗對於地球所造成的傷害。

從辛巴威的替代科技方案、孟加拉的氣候變遷運動、韓國的環境創新計畫,世界各地的YWCA正依循著我們的宗旨關心環境。

海地在歷經可怕的地震後,整個太子港的臨時收容營中,對於女性、女童的性暴力及剝削等事件持續增加,尚在雛形階段的YWCA 立即為兒童及年輕女性創設青少年中心,提供諮詢、娛樂活動,及領導力發展訓練。YWCA呈現性別影子報告,針砭政府機關之災後評估,僅稍稍提及婦女的需求,該報告於上個月呈送至紐約的捐贈者大會,要求全體的海地女性有權參與重建工作。

我們堅信,所有的女性皆應享有安全且受保護的生活:無論我們的地位、境況或背景,無論種族、信仰、文化、年齡、能力或性別。

YWCA 具有兩項最為激勵人心的重要傳統:基督教與婦女權益。本於基督教的信念,我們體會所有人依循神的形象而來,且立足於平等;即便受到社會的排斥,我們仍能充裕地享受生活。

由婦女的人權,我們瞭解每個人都被賦予尊嚴,即所有人一律平等,女性得以享有生存、自由、個人健康安全、教育、文化、住居、宗教信仰表達、免於受到殘暴、無人性、貶抑之對待,完全自歧視中解放。

我們了解,加諸女性的暴力與基督典範及人權是完全相違背的。

我們了解,要能全面實現人類潛能且在生活上不虞匱乏,女性必須要先脫離恐懼、困窘、壓迫或災難。

早在150年前,YWCA提供在都市謀職的女性庇護所時,就是為女性開創了一個安全的空間。如今,我們延續著這樣的進程:為工作的母親們照料孩童、協助女性移民學習新技術、培訓年輕女性成為領導者、使HIV陽性反應的女性勇於分享她們的故事。藍色的三角徽代表著人們可以在絕望的時期尋求庇護,遭受政治暴力或自然災害的女性得以來此避難。我們的名稱也與安全同義,因為所有的女性皆能在YWCA找到一個家:如同台灣YWCA接納女性移民,如同羅馬(或 "吉普賽" 女性)受到阿爾巴尼亞YWCA的歡迎,如同印度YWCA接納帶有HIV陽性反應的女性,如同帶有殘疾的埃及女性,如同被販運的女性係由白俄羅斯的YWCA所接受,如同獅子山國的YWCA歡迎女兵回歸社區。

2011年7月,我們歡迎各位參與由世界YWCA主辦的國際婦女高峰會,主題為女性開創一個安全的世界。

我們關注於女性

放眼全球,女性面臨五項艱難且相互關聯的事實:世界上有20%-50%的女孩與年輕女性,其第一次的性經驗係受到強迫的;全世界70%的窮人為女性;60%帶有HIV者為女性;80%的難民為女性與兒童;全世界不到三分之一的國家具有20% 以上的女性國會議員。唯一的國家是盧安達,有至少50%以上之女性參與國會。這正告訴我們暴力、武裝衝突、經濟不公平,以及性與生殖健康的貧乏,將女性排除在決策之外。

且這些事實強化了世界YWCA的策略範圍:著眼於人權、和平、正義、經濟公平,以及性與生殖健康權的女性領導力。以下的工作即指向我們的全球視野:

一個由女性領導力所促進與維持的世界,包含著正義、和平、健康、人性尊嚴、自由,並關懷環境。

在開發中國家,我們得知每位女性將其所得的90% 投入她的家庭;而每位男性僅投入30%-40%。接受七年以上教育的女性,會晚四年結婚且有2.2個以下的孩子。多一年的初等教育能使女孩的薪資提高10%-20%。多一年的中等教育能使女孩的薪資提高15%-25%。受過教育的母親所撫育之孩童,更健康也更能約束自己。

是以我們作為改變的表率,決不悔於關注女性。當我們的兄弟努力創造一個安全的世界時,我們正在一個暴力的世界中進行著最大限度的影響與最小限度的充權。

YWCA之工作方法

什麼是YWCA肩負獨特與重要工作時的標竿?我想提出支持且使我們的運動與時並進的三個重要特點。

志工

首先,是我們的志工。

女性貢獻她們的時間、智識與財富,因為他們相信社會改變,自動自發的精神造就並支持YWCA。志工所創造的經濟價值係無庸置疑地:單就我的國家而言,去年志工們貢獻了價值150億美元的時間於澳洲的經濟上。同樣地,志工社會價值也不容懷疑,以志工的角度觀之,他們所奉獻的技能、精力與熱心,也得以在洞察、交流與豐富人際關係中得到收穫。志工所提供者,部分係瞭解社群組織如何工作且與眾不同,如何對工作產生憐憫與勇氣,且發生改變。

在YWCA我們重視相互作用、責任與機會。許多YWCA 分享其座右銘為「以愛服務彼此」。當我們服務時,我們問:誰是其他人?是寡婦、孤兒、貧困者? 是痲瘋病患者、稅務員、妓女?現在,是HIV陽性反應者、移民勞工、被販運的婦女?

我們稱服務「彼此」而非其他人。這暗示著相互服務的概念、平等、尊嚴與權利的想法。其隱含著當我們尋求幫助時也得以學習,他人所賦予給我們的或許比我們所付出的更加偉大。定義「我們」與「他們」會造成區隔,不只是在衝突層面,也會反映在慈善的行動層面。

何謂服務? 我們以禱告與工作為之。台灣YWCA成為服務的例證,以各項方案、活動與拓展接觸無數的人們。然服務亦為正義的倡導。倘若我們認同抑制或排斥其他人,我們可稱得上是真切地服務嗎?倘若我們強化助長不正義的結構,我們可稱得上是真切地服務嗎?倘若我們加強慈善的模式與依賴性,區別「貧困」與「不切實際的社會改革者」,我們是否公平服務其他人?當我們身為改變的表率,成為正義的行動者時,我們就是在服務。當YWCA發起運動係為了公平交易、排除暴力的法律、減輕帶有HIV之人的旅遊限制、重新分配財富、使男性在家中等同肩負照料孩童的責任、終止武器買賣,即為服務。

透過YWCA年輕女性的領導力,正如同我們的名稱、信念與憲章所展現者(年輕女性於所有理事及委員會中,應至少占25%之名額,我很榮幸地表示我們世界女青年會理事會中55% 的成員為年輕女性),我們認為新生代從事志工的內容會與母親那一輩不同。不只是因為傳統的教會慈善之道既不顯著亦不具吸引力。不只是因為許多年輕女性每天投注12小時,一週六天於工作中,或因為她們取悅嬰兒與上司,或因為她們想要在同一時間內達成旅行、學習與奉獻。新一代的志工為:

  • 從環境運動的課題學習,且尋求長期可行的社會、經濟解決之道;
  • 運用資訊科技,每日與世界各地未曾謀面的人們相互連結;
  • 通曉人權,堅守維護所有人的尊嚴及自我決定未來的權利;
  • 與全球化一同成長,促進企業公民權利、社會責任,及靈敏、與媒體友好的行動主義支持者。

在此,我必須讚賞台灣YWCA為年輕女性創造了參與國際事務訓練的機會。藉由向更寬廣的世界聯結年輕女性之利益,YWCA向年輕女性展現敏捷使其成為展新的志工團體,持續地支持YWCA。

資源

其次,是資源共享。

在我們YWCA運動的歷史中,有其獨特之方法創造財富:藉由早期的慈善關係、慷慨無私、尚為雛形的企業、具有道德的投資、經營旅館、會員與方案的費用。

在我們「改變的力量」中,世界YWCA已開創了新一代的基金,補給持久的資源而無涉政治環境、市值波動、經濟不景氣或每年不一致的捐獻者與會員:一項帶領我們超越「乞討碗」而邁向未來的資源,以此結合熱情、願景與野心而挹注發展女性的領導力,無需因為考量如何支付電話費帳單而分心。

誠如各位所知,於1999年所構思的想法:YWCA的每一位成員捐贈一美金,為支持女性領導力、為全球兩千五百萬參與YWCA生活之女性設置婦女領袖訓練基金。

從起初, YWCA「改變的力量」活動便遠超過募款。其給予我們機會以分享訊息,提升對YWCA的認識;與捐獻者、夥伴、朋友與會員們建立新的連結;當我們習得新的溝通與募款技術以發展技巧;說服新的捐款者參與議題並分享回報。這使我們對於YWCA工作價值的使命感又恢復了生氣,給予地方性的YWCA與她們的姐妹產生更強大的連接感,為YWCA運動投注新動能。

8年的募款運動,我們促進公平給予或公平犧牲的原則,反映在同為募集美金一元,但在孟加拉遠比美國困難的現實上。我想著墨於公平給予的兩個層面:首先,每個人都具備可以付出之處,最困窘的YWCA對於整個組織成功,也有著相同的一份功勞,對自己所屬單位付出即是信心與信仰的作為。付出的本身為充權的明示,意指女性如何運用其有限的經濟力量引領社會改變。再者,較富有的單位會依據其計劃創造更大的財富。

一些地區性的創新計畫為該基金帶來貢獻,包括:在Trinidad與Tobago舉辦的國際茶葉節;於波茲瓦那的福音狂想劇及日本的百年音樂會;在比利時與馬來西亞,為活動編寫曲目並將販售CD的收益直接納入基金;馬達加斯加與玻利維亞製造並販賣工藝品;阿根廷為會員們製作皮包以賺取固定的貢獻。在日內瓦,一個由志工組成的任務小組主持YWCA 150周年紀念慶祝活動。此等同於澳洲雪梨YWCA飯店的一間客房之一年所得。韓國YWCA也自三星企業獲得最主要的援助。

台灣YWCA也有所貢獻。我實在不認為還有其他組織如台灣般全心全力地以承諾與使命感擁抱運動。我曾經目睹李萍秘書長為了全世界YWCA的利益,而發表熱情洋溢的募款演講。每個人省下日常所得的額外捐款,說服親友認同參與募款之理念,台灣所有人投入了該活動的精神,我不諱言,這樣做已改變了全世界。

2007年7月,該活動的第一階段已然完成,「改變的力量」婦女領袖訓練基金達到一千五百萬美元。

世界女青年會理事會在2009年接受了第一份報告,內容關於「改變的力量」婦女領袖訓練基金就支援全球性與地方性培育女性領導力的資源分配。舉例而言,馬來西亞YWCA以方案訓練年輕女性預防暴力;支持盧安達YWCA為HIV孤兒及以孩童為優先的家族所開設的「給與希望」計畫;尼泊爾YWCA的教育和識字計畫;在巴布亞紐幾內亞YWCA加強性與生殖健康權利計畫,以及使YWCA女性組成多元的代表團,參加於墨西哥舉辦的國際AIDS會議,其中成員包括年輕女性與 HIV陽性反應的女性。

最近,「改變的力量」婦女領袖訓練基金由於台灣、巴布亞紐幾內亞與澳洲YWCA的支援,一項名為「我們的身體,我們的權利」的亞太年輕女性領導力培訓計畫大放異彩,該活動集結亞太各地YWCA的 40名年輕女性,於墨爾本接受關於加諸於女性之暴力、HIV、性與生殖健康權利之訓練,並參與由YWCA擔綱主要角色之「女性、信念與發展」高峰會議。

如果少了台灣YWCA的貢獻,便不可能造就該等對於全球女性的投資與幫助

女性領導力

什麼是我們最偉大的特質?女性領導力。

領導力不僅是公職選舉、任命為法官、成為大學教授、企業執行長、主教等受有明顯高度權力、造成深遠影響之角色。領導力也是擔任教師、工程師、店長、農夫、官員,且基於該角色挑戰陳腔濫調,堅持平等並做出道德與公平性的決定。領導力亦為女性習得技能以協調更安全的性、遠離暴力關係、為村莊爭取乾淨的水源。

在YWCA,我們瞭解領導力絕對與空間相關—-無論是住家、村落、社群或全世界—-端視改善的範圍與行動所產生的改變。真正的領導力,係超乎個人利益與現狀。這涉及改變。此概念絕對與力量相牽繫—-如何運作、由誰運做,以及目標是什麼—-對於我們瞭解領導力而言是最基本的。

我們相信分享、跨世代與傳承的領導力。

分享的領導力反映著我們共同創造改變的信念。透過傳承,從傳統的等級制度思維至更多的開放,我們以平等主義的模式顯現領導力並非來自權位,而是與他人展望未來的合作與協調。

跨世代的領導力也同等重要。在我們之中有許多人來自尊敬長輩而忽略年輕人的文化(我們來自美屬薩摩亞的年輕女性理事透露,年輕女性洗碗、燒茶且不容談話,更別說是作出決定)。然而YWCA重新思考且重新評估年輕女性領導者的貢獻時,我們看到了典範的移轉,以年輕女性的成就為榮,對她們熱情的投入與支持抱以感謝。我們知道,倘若年輕女性與年長女性缺乏適當的夥伴關係,YWCA便無法支持下去。

以及變革,因為我們從善以待人的慈悲模式(或許我們稱之為暫時的解答) ,移轉至藉由權利為基礎、關注於倡議以改變的方法(或許我們稱之為世界疾患的永久治療)。 在此我感謝台灣YWCA就「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影子報告所做的準備;鼓勵政府嚴肅看待其所扮演保護的角色,提升女性的人權,台灣YWCA展現其如何致力於將地方性的社群,轉化至人權倡議。

結論

關於領導力,請容我向各位分享世界女青年會秘書長Nyaradzayi Gumbonzvanda 所述:

領導力傾聽、協商與明確解決。它是擁抱議題,提出選項或解答之價值。來自不同領域及年齡階層的YWCA領導者必須是利害關係人而非請願者。解決之道存在於每一位女性,且超越職掌權位。我們身為女性,應藉由YWCA運動內外兼具地實踐領導力之精神。同時我們得倚重充權及確認所有人的權利,「變換或超越」任何挑戰。該等領導力需要我們為YWCA尋求機會,且使其他女性得以作出決策,包括由我們來界定自己與生活。

感謝各位分享領導力,為女性開創安全的空間,打造安全嶄新的世界。知名的作家及行動者,Arundhati Roy寫道:「新世界是可能產生的。在靜謐的那天,我傾聽著她的呼吸。」

Susan Brennan
President 
World YWCA 24 
April 2010